当前位置 :主页 > 问答 >

资讯中心

只拍商业片
* 来源 :http://www.cityalt.cn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8-19 13:40 * 浏览 :

他身边还是有很多在坚持拍艺术片的导演,但找钱真的很难。自己有一个特别想做的片子,投资还在努力寻找中。

最近他放出风来,2009年就公布的,自己执导、杜琪峰监制的商业片《在清朝》今年下半年要拍了。

昨日,凭《东北偏北》入围过东京电影节“亚洲未来”单元的导演张秉坚告诉记者,他也认为华语片“零入围”戛纳,很正常。

此前公布的,今年戛纳电影节官方的“主竞赛”、“一种关注”、“非竞赛展映”、“午夜展映”、“特别展映”、“短片与基石”和“经典与修复”七个单元,法国影评人协会的“影评人周”和法国导演工会的“导演双周”两个平行单元,这九个单元的近150部影片中,也全无华语片影踪。

与此同时,贾樟柯还和吴晓波等一起成立了一家名为“暖流”的电影公司,只拍商业片,目前计划改编东野圭吾的小说。

他表示,去年《东北偏北》上映发行中,自己就被告知“千万不要提‘文艺片’”的标签,而要贴上“犯罪悬疑片+喜剧”才能卖座。

近几年,中国的电影市场飞速发展,各种资金、跨界人才都进入这一产业。眼看着别人大把赚钱,自己却在苦苦拍清冷的艺术片,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?这是所有中国艺术片导演,即使是戛纳宠儿、常客,也在纠结的一件事。

北京时间昨日凌晨,今年第69届戛纳电影节组委会公布了主竞赛单元评委会名单,依旧没有华语影人面孔。

凭《告诉他们,我乘白鹤去了》入围过威尼斯“地平线”单元,《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》入围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年轻导演李睿珺,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今年华语片没有一片入围戛纳不奇怪,这中间可能与拍摄周期没赶上也有关系。

去年整一年,贾樟柯都在为《山河故人》上映费尽心血,上映时亲自19天跑了中国18个城市的路演。《山河故人》最终票房过3000万元,与不少动辄3亿起步的国产商业片没法比。

昨日听说今年华语片“零入围”戛纳后,他表示:“关于戛纳,一部没有,正常。华语电影艺术性弱是多年共识,认清这个现状,激励大家反思,努力,也不算坏事。”

而像今年这样在几大单元“零入围”,甚至在评委会也无一席之地,如此“全军覆没”的,可以说是20年来头一回。

王超,也可以说是戛纳着力培养的导演。他作品入围过戛纳“导演双周”,二度入围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还获得过“一种关注”单元最佳影片,距离戛纳主竞赛单元可谓一步之遥。

眼下,艺术片在全球都面临困境。虽然中国电影市场火爆,到处都是钱,但各类金主们听说艺术片仍是摇头,对“文艺片”三个字避之不及。

昨日,记者查阅了近20年戛纳电影节资料,发现华语片和华语影人每年都榜上有名,不是拿奖就是入围、展映,要么担任评委。

陈凯歌拿过金棕榈,王家卫和侯孝贤拿过最佳导演,贾樟柯拿过最佳编剧……华语片入围,华语影人当评委更是家常便饭。

而今年“全军覆没”,其中一大原因是“戛纳宠儿”很多都拍商业片去了。

对如何改变中国艺术片的窘境,昨日导演王超的看法代表了大多数艺术片导演的心声:“(中国)要有艺术片院线,先开发好中国自己的艺术片市场,让愿投艺术片的制作人有保障有信心。(其次)国家也应有优惠政策支持艺术片的制作与发行,以提升国民文化素质。”记者 陆芳

娄烨也是“戛纳宠儿”,四度入围戛纳。不过,他的新片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也是一部警匪商业片。

同时他也很感慨:“看了榜(戛纳片单),不少熟面孔,感叹他们都在正常地延续艺术创作。而在中国,这比较难。需更加努力才行。我在反省中。商业与艺术的抉择也令人徬徨。”

2014年,王超的《幻想曲》入围戛纳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他表示今年想尝试拍商业片,有两个项目正在寻找投资。

戛纳电影节一直是华语片的福地,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,从李翰祥、胡金铨,到陈凯歌、张艺谋、姜文、王家卫、侯孝贤、蔡明亮,再到贾樟柯、娄烨、王小帅、王超、杜琪峰等,都是“戛纳宠儿”。

“现在中国艺术片导演,拿过奖的要拍艺术片都不一定能找到钱,更不用说新人。”张秉坚说。

近年戛纳甚为宠爱的贾樟柯,作品四度角逐金棕榈,拿过戛纳最佳编剧和金马车奖。但拍片速度飞快的他,今年没有片子入围。

贾樟柯一直想拍商业片,无奈《在清朝》和《双雄会》筹备多年没有消息。

上一篇:粉丝们也积极送礼物、点赞 下一篇:没有了